我的梦天堂--沈国明

我的梦天堂

 

沈国明

 

 

从小我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到欧洲留学,但身为一个乡下的穷小子,这样的一个梦想,是那么遥远,可望,不可及。

 

 

修读戏剧,是我的另一个梦想,这个梦,近一些。

 

 

中学毕业后,我不顾一切北上吉隆坡的韩新传播学院的广播电视电影系就读。2000年的毕业习作《心向太阳》舞台剧,机缘巧合下成为一个公开性质的演出。演出的成功,公众的鼓励,让我更愿意努力追逐着我的戏剧梦。

 

 

200112月,我接到一位英国朋友乐丝的电话。她邀请我到英国去,到她所开的中餐馆打工,包吃包喝包住。为了加强诱惑,她还强调了我到了那里,不但可以见识英国戏剧、可以畅游欧洲、还可以挣钱回国。

 

 

对着这么一个诱人的建议,我想都不想,一口就答应下来了。

 

 

当时,我和心向太阳剧坊的朋友正在策划一出新的舞台剧《汪洋中的一条船》,为了提早启程,我毅然将公演的日期移前两个月。启程的日期就定在演出结束后的第三天。

 

 

《汪洋中的一条船》的筹备工作让我忙得不可开交,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处理到英国的事宜,加上自己的身家都花在演出的经费上,我实在没有多余的钱来购置到英国的必需品-冬装。一直到启程前的一个星期,我才争取时间到百货中心选购了一件最便宜的寒衣,但也要马币250零吉,付款的时候,我的心隐隐作痛。

 

 

筹备了3个月的《汪》在观众的掌声和社会人士的好评中谢幕。演出后的善后工作,清理剧场的布景道具、归还热心人士所提供的物品、支付剧场租金、计算财政报告…我只有三天的时间去完成。这让我,错失了回老家和父母家人道别的机会,虽然我好想回家,真的好想回家。

 

 

启程那天是200136日,飞机在上午10 30 分准时起飞,我坐在靠窗口的位置,面前的小银幕、空姐的举止行动,都让我好奇。和我前去英国的朋友六月就坐在我的身边,我们的心情一样紧张,担心遇上气流、担心飞机失事、担心飞机遇上恐怖袭击、担心抵达伦敦后不能入境……看见飞机一步步启动,我难按既紧张又兴奋的情绪,不能相信我真的要飞了,飞向我的梦想,我的梦天堂。

 

 

乐丝的中国餐馆位于汤顿(Taunton),店铺虽然不大,却很有气派,典雅的设计,餐厅内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酒樽,在黄色的灯光照射下,展现另一番迷人的格调。而我翌日就是到这里的厨房工作。这不是我第一次在餐馆打杂,我曾经在吉隆坡半工读时到素食馆工作过,曾经为了筹集演出的经费到新加坡卖过鸡饭和云吞面,但我没有想过离乡背井到英国餐馆工作却是我永不能想象的辛苦。

 

 

我第一关必须克服的就是语言的障碍,除了英语,还有广东话。我曾在吉隆坡生活两年多,但广东话却丝毫没有进步,除了自认没有语言天份之外,自己其实暗暗觉得,广东话只不过是地方语言, 华语才是华人学习的通用语言而拒绝学习。但是,来到英国这间中餐馆,我面对一个以香港人当主的工作环境,广东话成为了生活和工作语言,我不得不抛开心理包袱,认真学习。

 

 

在英国逗留一个月后,我曾计划回国,因为我的妹妹结婚了!我很想回国见证妹妹的婚礼,但昂贵的机票,出境后是否还能顺利入境的担忧,让我打消了回国念头。当时我想,我的资历不比人高,回国后能够做什么呢?好不容易才来到英国,如果就这么回国,不是让人笑话吗?

 

 

妹妹结婚前夕,是星期六,是厨房最忙碌的一天,也是我最害怕的工作日。这一日,我挨了老板的骂,虽然并非第一次被骂,却是第一次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

“为何要那么辛苦,漂洋过海来到英国受苦?”想着,手指不知觉被菜刀割了一刀!

 

“为何我还要呆在这里受人家的气,一点尊严都没有?”想着,手指又挨了一刀,流血!

 

两处刀伤血流不止,我不敢涂药止血,不敢让别人知道我那么没用,唯有不停地往身上红色的围巾擦。

 

 

在极度忙碌的状态下,我用不成句的广东话,结结巴巴问老板:“老板…全鸭…指的是…香酥鸭…?”

 

 

“又不记得,讲了又不记得!”老板很严厉地斥责我。

 

 

“老板,是不是2个半只的香酥鸭?”

 

 

“……”老板闷不出声,最后大声说:“阿明,你在搞什么鬼,一样东西讲了好多次都不记得,怎么做事!!”

 

那一刻,我萌起即刻离开餐馆的冲动!我从小到大,都没有挨过像今天那样的痛苦难受,我的心好像就要裂了!小时候,爸爸看见我跌倒流血,就会马上给我疗伤,慰问我。可是,我今天不只是被刀割破了两道伤口,还被热油溅伤、被锡纸制成的外卖盒割伤、被煮热的食物烫伤。重重的伤口下,我还得装着若无其事地埋头工作,离乡背井,远离家庭温暖的苦楚,那一夜,我深深感受了。

 

 

但离开后,我能到哪里去呢?可以的,我在伦敦有朋友,她会收留我;离开后,有哪间餐馆的老板会请像我这样的员工呢?不懂得英文,不懂得广东话!可以的,许多中国的偷渡客都能够在这里立足,他们行,我也一定也行!我决定了,我真的决定离开这一间讨厌的餐馆。

 

 

接近晚上10点半后,菜单越来越少。我又想,当初乐丝邀请我来她的厨房帮忙,就是认为我可以帮她,如今却搞到这样的下场,一走了之不但没有责任感,同时也显示我经不起环境的压力,我又如何有资格将《心向太阳》舞台剧的宗旨“吃苦就是吃补”的理念,搬演在广大观众面前呢?我立即打消出走、离开的念头。

 

 

我和老板之间的友情、雇主之情亮起了红灯。收工的时候,大家都保持沉默,直到宵夜团圆围坐时,我强忍心情开口对老板说话。强颜欢笑,其实大家的心里真不好受!当晚,乐丝问我,是否因为妹妹结婚不能回国而难过,间接才把工作做不好。我笑了笑。她借了手机让我拨电回家,妈妈接了电话就说:全家人都在,就只有我不在!我很难过,我自责我自己不能见证妹妹的婚礼。

 

 

那夜凌晨2点钟,我和一班同乡一夜没睡,躲在卧房互说心事。这一夜,我们没有看见夜光,更何来说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呢?它就像一把锐利的弯月,刺伤了我们的心灵,如果能够重来,我愿意留在没有四季的马来西亚。冬天过后的春天,其实并不美丽!

 

 

也许要证明自己的能力,第二天,我又重新抖擞精神上班去了。我告诉自己要学广东话,要把每样餐牌、配料熟记在心,我要做好份内的每一件工作,不让老板抓到骂我的把柄,我要他对我重新改观!我将所有的餐牌、配料重新记录在笔记本。每天睡前、起身后、休息时间,我都多次重复翻阅熟记。期间,我也不时弄伤自己,笔记本还沾有我工伤的血迹。后来,我逐渐减少犯错,获得老板的赏识,成为他的爱徒,还从厨房打杂升为二厨!

 

 

餐馆的工作虽然辛苦,但在工余我仍然为了实现我到英国的梦想而努力。我安顿了不久,就迫不及待想走入剧场看戏。我到处打听附近的剧场,结果没有人可以给我一个所以然,最后决定自行寻找。

 

 

因为我的英文不好,单单一个“theatre”的发音,就已经被它弄得满头大汗。在马来西亚,theatre是以“T”的发音,但在英国,我的老板娘却教我以“F”的发音,结果当我走在街上结结巴巴问路时,路人都显露出茫然的表情。幸好,我遇到了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婆婆,很有耐心地尝试理解我,结果她终于听明白了,告诉我附近有一间剧院,只要跟着指示牌就能抵达目的地了!

 

 

终于来到了一路寻觅的“神圣剧院”,剧院外观并不太出奇,但我的血液却达到沸腾点,我鼓起勇气入内看个究竟。

 

 

柜台处,摆放着好多文艺活动的传单和演出册子。我接着发现,戏剧演出在这里是一部接着一部排队等着上演。我刹时间非常惊叹戏剧艺术在英国的蓬勃发展,更何况汤顿也不过是一个小镇吧了!

 

 

我赤红着脸,结结巴巴跟柜台小姐购买入场券,一张11英镑的票券让我心痛不已,但是又让我对观赏国外戏剧的满怀期待。

 

 

剧场大约可以容纳400个观众。这一场观众,除了我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,其余都是当地人。此外,席间的观众以是学生和老年人为主。 戏开演了,演员们又演又唱,还有现场伴奏呢!看着他们精彩的肢体和情感演出,但我却不明白他们到底在演些什么。谢幕后走出剧场,我带着一头污水,领着他们派送的小册子,回到宿舍拿出辞典翻译故事大纲,从而理解较前观赏的演出内容和演员形体表达艺术。

 

 

有了第一次,我更积极寻找管道,希望有机会参与当地剧团,贴身参与这地方的艺术盛会。在念书和放工之余,我都会溜到附近的一家图书馆,翻阅报纸并寻找戏剧书籍来充实自己。图书馆外有着一个文艺团体活动的布告栏。有一天,我发现某一个戏剧团体正在召集新血。我盯着这布告愣足半个小时没有离开,左思右想自己是否要去应召,最后却发现,这则通告已经过期三个月了。

 

 

在失望之际,我发现在另一个资讯栏张贴着同一剧团近期演出的通告。我立即下定决心,联络有关负责人,尝试申请当幕后义务工作人员!

 

 

我用“一桶只有几滴水”的烂英语在电话上和有关负责人沟通,他不但明白我的意思,而且还告诉我他们剧团将在下星期演出,他们明早正要进剧场,欢迎我加入他们的布景小组。我想也不想立即答应了!

 

 

第二天一早,我按照地址来到该剧团的工作室,门前已经停放了两辆卡车,准备将布景道具运到剧场进行装置。我向负责人说明了自己的来历,他们请我喝了一杯咖啡后就开始工作了。

 

 

他们制作的是一个客厅的场景,布景道具相当庞大和笨重,而和他们相比,体形瘦弱的我在他们面前更显得弱不禁风,但是我也不甘示弱,更加卖力为剧团服务。我们6个人费了很大的力气,才把布景道具运到舞台上。在搭建和装置时,他们都循序渐进的进行,一点都不马虎,而对于他们认真以待、力求将最完美的布景呈献在观众眼前的态度,我深受启发。

 

 

他们没有嫌弃我的英语不好,更加没有歧视我是外国人,反而很有耐心地教导我,将我视为一份子。在剧场短短的几天,我很享受和他们之间的相处,并且相信长久留在该剧团,不仅能够增强我的语文能力,而且也能够学习戏剧多方面的知识。

 

 

我自由的出入该剧场,剧场就像是我的家。最后的一场演出后,他们请我喝酒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日,我就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我多希望能够留在这个剧团为他们服务,但是我不能,因为我就要离开汤顿,到曼撤斯特继续我在英国的游学之旅。

 

用心建造梦天堂–心向太阳剧坊坊主沈国明

《源》专题:用心建造梦天堂心向太阳剧坊坊主沈国明
2006-01-11, 11:16:00
| 7 read

 

用心建造梦天堂

 

心向太阳剧坊坊主沈国明

 

 

 

叶伟征

 

 

 

 

 

沈国明今年25岁,马来西亚(山加合)督巴辖人。

 

 

 

他热爱戏剧,为了理想,他毕业5年后仍然不务正业,全心全地投入剧场的演出制作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为了梦想,他到新加坡卖了两个月的鸡饭和云吞面,就为了筹集一个舞台剧的部分演出经费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他也曾因为太投入演出的筹备工作,在短短的时间内连续翻了4次摩哆车。第4次翻车是在一个盆沱大雨中,他为了保护借来的投影机,欲停车到巴士站避雨时被后面不及刹车的汽车撞伤了。还好遇到一个好心的车主,带他到附近的医院检查,照了X-光发现他的腿里有碎骨,必须动手术。那时距离公演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。他休息两天后就再次投入演出的准备工作中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目前是马来西亚心向太阳剧坊的全职义工,不支薪水,靠着积蓄生活,就为了经营他的梦天堂-心向太阳剧坊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 心向太阳,原本是一个校内的毕业演出,不知怎么地,最后一发不可收拾,演出结束后成立了剧坊,一路摸索走过5年的岁月,建造梦天堂的快乐,让沈国明欲罢不能,不愿收手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2000年,沈国明是马来西亚韩新传播学院广播的电视电影学系的应届毕业生。他们班上同学应老师要求,将课堂上所学习的理论付诸实践,通过话剧的方式呈现。他们原本选择了《尹底帕斯王》,指导老师却认为以他们当时的能力,无法胜任这个经典剧本所将带来的挑战,建议他们换剧本。国明后来就选择了1997台湾十大青年杰出奖得主黄乃辉的自传《心向太阳》为剧本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决定后,他们就向在院内任教的剧场界知名导演贺世平请教。贺世平老师原本反对他们选择《心向太阳》这个部小说为蓝本。他认为《心向太阳》只适合改编为电视剧,要将其改编为舞台剧有一定的难度,而且以他们当时的能力,无法上演这出高难度的舞台剧。国明透露,当时听了老师的话,非常不服气,一而再,再而三将改编的剧本交给贺老师看,最终剧本获得老师的首肯。贺老师在演出观后感言中提及原本《心向太阳》是行不通,导演的毅力,全体演职员的努力,让这个演出变成可行。我为这个演出,祝福;我为这种精神,折服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问沈国明当时为何如此执著,他说当时非常喜欢这个故事,主要是因为其强烈的励志意识,那时觉得马来西亚的剧场缺少励志内容,希望能通过剧场为慈善尽一份力量,回馈社会。不知不觉中,《心向太阳》这个校内毕业演出发展成为公演,开启韩新传播学院的先例,并成功为残障人士协会和马六甲慈济筹款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《心向太阳》成为公演时,国明其实非常担心会不会有观众前来观看演出,观众可不可以接受他们。他说,当时是豁出去了,只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做得最好,如果观众不能接受,就希望观众当是次演出是他们的一个毕业演出习作,以第一次的心情来包容他们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《心想太阳》的演出异常成功。黄乃辉悲苦的奋斗经历,演员们落力的诠释,感动了在场的所有观众,甚至从台湾前来观看演出的黄乃辉。国明说在最后一场演出时,黄乃辉哭了,剧场内的观众哭了,后台的工作人员也全哭成了一团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马来西亚剧场季刊《凭舞台季刊》中有此观后感:《心向太阳》舞台剧主题明确健康,让我感动的是演出背后那股锐不可挡的毅力,仿佛看见自己身上逐渐流逝的勇气……只是激情过后,这一批人将何去何从?是年老时一个美好的回忆?或是有所延续?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心向太阳剧坊并没有在演出后解散,而是再接再厉,至今5年光景。《心向太阳》演出的成功,大大鼓舞了国明,加强了他朝剧场发展的信念。为了纪念是次演出,国明成立了一个剧坊并取名为心向太阳剧坊。原本是一个毕业演出的习作,没想到却得到观众的认同和鼓舞,所引起的社会回响却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2002年,国明和伙伴再一次出击,将台湾著名真人真实故事《汪洋中的一条船》中郑丰喜的奋斗历程搬上舞台,并为双福残障自强发展协会筹款,再一次赢得社会掌声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《汪洋中的一条船》落幕后的几天,国明家也来不及回,就搭上飞往伦敦的飞机,为了一圆到国外读书的梦想,选择到英国,也为了那儿常年上演的舞台剧。在英国挨了接近两年半工半读的日子,国明在2003年按奈不了对家乡的怀念,决定回国。

 

回国后,他即将自己在英国的所见所闻编写成《梦天堂》舞台剧,在2004年呈现。

 

 

 

国明虽然不是剧场科班出身,但对剧场的执著却感动了马来西亚剧场界的前辈们。他于2005年获得了第四届戏炬奖剧场十大精英奖,对马来西亚剧场的贡献与肯定,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

 

 

 

有幸,心向太阳剧坊在今年得到一位有心人士的协助,赞助了他们一年会所的费用。为了好好利用这个得来不易的会所,国明挪后了自己欲到台湾修读戏剧的计划,留下来经营这个位于吉隆坡马中城内的空间,一步一脚印,尝试将剧坊朝专业方向迈进。

 

 

 

目前,国明正如火如荼地筹备心向太阳剧坊在明年3月公演的《爱之路》舞台剧。他说剧坊往后的演出将暂时不再以残障人士为主角,但仍然会延续一贯的励志剧,希望通过剧场的力量,为社会注入新的能量和勇气。

 

 

 

沈国明,一个真诚、单纯、绝对让人感动的马来西亚新生代。

 

 

 

有梦的地方,就会有天堂。

心向太阳剧坊好戏连场 2006年

心向太阳剧坊好戏连场

2006

 

1

1日:第二期《戏纪元》出版;

1日:第2系列“国内外戏剧欣赏会”,台湾的戏剧《暗恋桃花源》在心向太阳剧坊播放;

78日:第2系列“国内外戏剧欣赏会”,中国的戏剧《雷雨》在心向太阳剧坊播放;

8日:受邀参与由青运主办,在吉隆坡茨厂街举办的“爱滋病醒觉运动”,并宣传舞台剧《爱之路》;

1415日:第2系列“国内外戏剧欣赏会”,香港的戏剧《梁祝》在心向太阳剧坊播放;

15日:《戏炬奖》颁奖典礼;

20日:受邀出席“多元互助走廊慈善团体”(Multi Mutual Charity Association KL & SEL),在吉隆坡蕉赖PGRM举办的“春至万象新,互助献关爱”慈善晚宴;

2122日:第2系列“国内外戏剧欣赏会”,马来西亚的戏剧《汪洋中的一条船》在心向太阳剧坊播放;

24日:由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主催,心向太阳剧坊呈献,吉隆坡爱滋支援服务社、尚德国际妇女会孟沙分会协办的《爱之路》爱滋教育宣导活动及舞台剧义演,在吉隆坡蕉赖Ue3马中商城大厅举行新闻发布会,卫生部政务次长拿督李家全受邀主持仪式;

29日:大年初一,祝福各界农历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,心想事成。

 

2

1012日:首炮《爱之路》爱滋教育宣导活动,连续3天在吉隆坡蕉赖利双广场(Ground Floor of Leisure Mall)举行,包括捐血运动、爱滋文宣展览、免费身体检查、派发避孕套等;

12日:《爱之路》爱滋教育宣导活动及舞台剧义演,于下午3时至4时,在吉隆坡蕉赖利双广场(Leisure Mall)舞台,举行宣传活动,本地歌手必爱将演唱《爱之路》歌曲;

 

3

35日:第2炮《爱之路》爱滋教育宣导活动,连续3天在吉隆坡蕉赖马中商城广场大厅(Plaza Ue3)举行,包括捐血运动、爱滋文宣展览、免费身体检查、派发避孕套、本地著名歌手演唱等;

1012日:第3炮《爱之路》爱滋教育宣导活动,连续3天在吉隆坡金河广场大厅(Plaza Sungai Wang)举行,包括爱滋文宣展览;

12日:《爱之路》爱滋教育宣导活动及舞台剧义演,于下午3时至4时,天在吉隆坡金河广场大厅(Plaza Sungai Wang)舞台,举行宣传活动,本地歌手必爱将演唱《爱之路》歌曲;

2426日:《爱之路》舞台剧义演,分别在下午3时和晚上8时,在吉隆坡孟沙广场艺人馆(The Actors Studio @ Bangsar Shopping Centre)震撼演出。

 

心 向 太 陽 劇 坊

 

Heart Towards The Sun Theatre Production

 

Lot 1.29A, 1st Floor, Plaza Uncang EmasUE3,

 

85, Jalan Loke Yew,

55200 Kuala Lumpur .

 

Tel/ Fax: 03-92842693

 

email: htts_theatre@yaho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