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坊遇竊失4000元財物

 

劇坊遇竊失4000元財物
烏龍匪遺留記事本

updated:2007-02-24 14:25:36 MYT

吉隆坡訊)心向太陽劇坊的會所在農曆新年期間,遭竊匪撬開闖進,偷走約4000令吉的財物。不過,竊匪在逃走時,疑留下一本記事本,裡頭有許多名片和聯絡資料,相信警方可從中找到破案線索。

這也是該會所在去年底,從UE3馬中商城搬遷至位於舊賴利雙廣場附近店屋三樓以來,第二度入賊。第一次入賊,該會所損失約3000令吉。

心向太陽劇坊主席沈國明,是於2月15日返鄉過年。22日(年初五)下午從家鄉返回工作崗位時,見到門外的木門完好無缺,但是裡頭的鐵門卻被人從旁撬開。

木門完好無缺

他心覺不妙,馬上檢查辦公室和房間,發覺辦公室內的一架電腦的中央處理器不見。沈國明說:“最令我難過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儲蓄的600令吉的現金,放在一個罐子裡,也被宵小偷走。”

他指出,警方到場調查後,在辦公室旁的一片玻璃窗片上套取指炆,並取走一本疑是竊匪留下的記事本,裡頭有許多名片和聯絡資料。

沈國明說,由於該會所樓下的一間美容院在其樓梯間裝置了閉路電視,因此警方要求查看閉路電視記錄,可惜店主因農曆新年沒有開店,必須等到他們開店後才能有進一步的行動。 (光明日報‧2007.02.24)

心向太阳剧坊过年期间被“破门行窃”

心向太阳剧坊过年期间被“破门行窃”

华人农历新年伊始,心向太阳剧坊位于利双广场附近的会所即遭小偷光顾,损失约4千令吉的财物。

 

 心向太阳剧坊主席沈国明心痛地表示,他于年初五从家乡返回工作岗位时,发觉剧坊会所的铁门遭人撬开,办公室内的一架电脑被偷走,最令他感到难过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储蓄的600余令吉现金,放在一个罐子里,也被宵小偷走。 

 

心向太阳剧坊去年底刚从UE3马中商城搬迁至位于蕉赖利双广场附近的店屋三楼,这次是剧坊第二度入贼,上一次在UE3的会所入贼时,损失约3千令吉,对剧坊和沈国明来说,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,对于这一次再度入贼,他苦笑地无言以对。 

 

沈国明说,他于22日下午一时许返抵剧坊,见到在外的木门完好无缺,可是里头的铁门却被人从旁撬开,他心觉不妙,马上检查办公室和房间,发觉一架电脑的中央处理器不见,以及自己储蓄钱财的罐子也不翼而飞,当下马上通知剧坊朋友和顾问,然后到警局报警。

 

 警察迅速抵达案发现场调查,在办公室旁的一片玻璃窗片上套取指纹,并取走一本怀疑是匪徒留下的记事本,里头有许多名片和联络资料,再仔细询问事主有关细节,然后才离开。 

 

沈国明指出,由于该会所楼下的一间美容院在其楼梯间装置了闭路电视,因此警方要求查看闭路电视记录,可惜店主因为在农历新年假期间没有开店,必须等到他们开店后才能有进一步的行动。 

 

他相信,自己于215日返乡直至22日才回来,匪徒是于这期间趁会所无人之际,破门而入造案。由于相隔一个星期,时间颇长,他除了希望警方能早日破案,也提醒自己日后小心至上。

好好的深思

陈财和出席大马唯一中文戏剧免费赠阅既看《戏纪元》记者会 -

本以为今天可以轻轻松松下班,高唱“无惊无险,又到六点”。。。可是今天行程安排了我八点到蕉赖那里采访季刊推介礼。蕉赖,这是多么遥远的地方。幸好,自己和摄影记者出发,不然我五点就要起程了。

到了指定会场,才发现重要拿督级大人物临时有急事没能出席,派了他的机要秘书代表哟。我好可怜,到那会场的只有两家报馆啊。看,多么没有新闻价值的故事。

另外一家报馆记者听到拿督级人物缺席,在该代表致词后就匆匆离开会场了。过后摄影记者才告诉我,记者是很大牌的,只有大人物出现的地方才会有新闻价值,才会有读者看。。。

先前小红帽主任有和自己说过,虽然这种类似大都会组负责的故事性质不怎么轰动,也许城市人都不看、嫌无聊及“笆里亚”(PARLIA),可是我们的读者群不只是城市人罢了。这些性质的故事往往都很受一些小市民的欢迎。他们会认为在他们地区举行的某某活动被刊登在报纸上是一种荣耀,但是,如果没有刊登的话又会让他们觉得,明明有记者来采访可是报纸却没有这活动的消息。。。这个道理我在书上领悟到 – PROXIMITY

无论大事小事,身为记者就应该尽全力报道,哪怕该故事不入流,因为市民有权力知道。

这是某报采访记者在她的部落格写下的心情日记,我没有经过她的同意,就把这篇文章摘录下来,请原谅…

这篇文章不难发现,本地文艺活动对于报导,是多么的没有受到重视…重要与不重要,该如何区分?

作为剧场工作者,我们必须好好的深思…